媽媽美麗我的艳情生活的肥臀 [5/6] – 无码屋小说

在那飽滿的奶子下方,小剛正用手托著,豐滿的奶子羞恥地晃動不止。藏在
乳峰深處的性感覺,也因此而蘇醒了。當指尖抵達那粉紅的乳暈時,媽媽的臉左
動右搖,發出要哭似的聲調。當被愛人摸乳時,媽媽的身子通常是被理性所支配
的;但在被小剛亵戲時,媽媽卻覺得腦海仿佛要變得一片空白。

那麻痹而充血,挺立的嬌嫩乳頭,被小剛的指尖所挑起。「喔」!好像被高
壓電打到一樣,媽媽扭動了上身,將背彎了出來。乳尖爲頂點的胸部全體,好像
被火點燃一樣。在那年青且美麗的乳房上端,小剛的指尖強力地揉捏,那快美的
碎波幾乎要打碎媽媽的理智。

「啊啊」!媽媽吐出深熱的氣息,拼命集中殘存的理念想忘記肆虐在乳峰上
的可怕手指。

但更可怕的是,並不是只有乳峰在遭受蹂躏。媽媽貞潔的蜜唇已經屈辱地雌
服於小剛粗大的龜頭,正羞恥地緊含住光滑燙熱的龜頭。隨著車行的微搖,嫩肉
被壓擠摩擦,化成熱湯的蜜汁,開始沿著陌生的龜頭的表面流下。龜頭的尖端在
花唇內脈動,媽媽全身的快感更爲上升。

「不行……」內心羞恥地掙紮。

媽媽提起了腰,小剛的龜頭在蜜洞入口處進進出出,媽媽覺得自己大概要飛
起來似的,以前跟本沒有經驗過。小剛的指尖,襲擊向最後的珍珠- 往那充血的
蓓蕾進攻。對於這粒珍珠,小剛從周邊開始進攻,充份的刺激之後,用指尖將全
體包住,但仍不攻占珍珠,只是輕輕掠擦。

「啊……啊……」隨著悶絕的低叫,媽媽痙攣地撐起了腰。

強大的歡喜的波濤,和那無法平息的情欲的抖動,那和媽媽的意志,好像沒
有關系似地,熱熱的雨,讓媽媽發出嗚咽的回響聲。

「啊!……」

珍珠被掠入手指,媽媽伸開的腳尖折了起來。濕淋淋的花唇被抵住,粗大而
火燙的前端毫不放松地擠迫,已經在燃燒的身體,現在似乎要爆發了。

「啊……啊……」被上下夾攻的媽媽,拼命地想找逃生處,但並沒有同時削
弱那快美感。即使能夠逃,而這其中沒有防備的耳朵,及大腿的內側處,也會跑
出一些無止境的快樂來。

上體好像蛇一樣地卷動著,媽媽在官能和焦燥的中間反覆呻吟。對小剛的嫌
惡感,並沒有改變,但在被如此粗魯地蹂躏之後,那兩個奶子已經如火焰一樣地
燒熟了,而那花唇則無理由地滴著汁液。那奶子和花唇的熱,也理所當然地跑到
媽媽的腋窩和大腿內側來。

「你的身體想要了吧?阿姨……想得很難受了吧」!色迷迷的口氣,小剛輕
咬著媽媽的耳垂,揶揄的在媽媽耳邊低語。

媽媽咬了咬牙,拼命將已漸漸放松的防衛又建立了起來。雖然如此,像奶子
這樣挺立而且從蜜源又噴出汁液,實在是不能說「沒有」 .但不管自己的身子如
何的醜態,但是自己的身心都不容許的,身爲跨國大公司的白領女性的自信和驕
傲- 居然被這卑下的小剛來蹂躏身體。

「想裝到什麽時候,阿姨?……」小剛一面搓揉著嬌挺的乳峰,一面快意地
品賞著媽媽那苦悶的臉色:「奶子已經這麽漲了,而奶頭又這麽的翹……」

媽媽決然地咬住下唇,裝作完全沒聽到小剛的下流挑逗。

小剛以指尖由花唇的下方往上方劃動,「啊……」媽媽苦悶地將腰往上地轉
動。

而小剛又第二次,第三次的,指尖輕柔地在媽媽那粉嫩而敏感的陰蒂上劃動。

「嗚……啊……啊……」發出那好像是快要崩潰的聲音,在那因恥辱而扭曲
的臉上浮現出決死的表情。

「反應太好了!阿姨,剛才爲什麽要那樣呢?」在小剛那嘲笑的口氣之中,
媽媽想從那官能的泥沼之中找回理性,讓四肢硬直起來。

小剛的手指再度襲擊媽媽翹立的乳尖。「哦!……」緊握著兩手並卷曲著指
尖,媽媽感受到那甜美的沖擊,發出顫抖的聲音,媽媽剛剛勉強繃緊的臉又陶醉
了起來。

比剛才又更強烈愉悅的碎波,打到五體各處。和媽媽的意志無關,那豐滿的
唇半開著,微微顫抖。「啊……」小剛的指尖又在另一個乳峰的斜坡處,一直往
頂上迫近。「啊……嗯……」苗條玲珑的身體輕輕扭動,媽媽覺得自己幾乎要燃
燒。朦胧的腦海中,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在逃避還是在迎合那五支可怕的手
指。

小剛的指尖,終於爬上粉紅色聳立的乳尖。

「啊……」好像背骨被打斷了似的,沖擊響遍了全身。那充血的乳尖又更向
上翹。

小剛沿著那美麗的乳暈,用指在周圍滑動。

(啊!不行了,快停!)在胸中一面叫著,媽媽那飽滿得像要炸開的乳房,
卻像要往前自己想去撸啊撸辅助怎么打追那支手指。而小剛好像在乘勝追擊一樣,下面的右手手指
撥開花唇,輕輕捏住蓓蕾。拼命伸展開來美麗的四肢的尖端,傳回甜美的波浪。

已經在燃燒的身體,好像被火上加油一般,性感燒得更烈。

「啊……不要……」媽媽皺著眉,身體因爲快美的感覺而震動著。

那指尖又滑動了一次「喔!……」媽媽握緊兩手,指尖深深的彎下,好像從
背骨一直到恥骨及下肢,全部都溶開了一樣。絕對不是因爲被很強力的摩擦才這
樣的,而是因爲柔軟的指尖的先端處,所引起的。

當小剛的指尖第三次劃過嬌嫩的蓓蕾時,不只是媽媽的身體內部而已,從全
身各處好像都噴出火來了。「嗚……」發出嗚咽之聲,吐著深深的氣息,媽媽俏
臉上那雪白的肌膚都已被染成紅色。已經不是防衛不防衛的問題了,從隱秘花園
之處傳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一瞬間麻痹了。嬌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輕顫,從下
腹一直到腰,發出一種不自然的抖動。

粗大龜頭的前端於是再次陷入蜜唇深處的緊窄入口。

「啊……」從迷亂中驚覺,媽媽極力地想逃開那可怕的陌生陽具,只好將身
子往前送。

小剛並不追擊,只是恣意地玩弄媽媽蜜洞入口的周圍,粗大的龜頭盡情地品
味著媽媽蜜洞口嫩肉夾緊摩擦的快感。媽媽繃緊了四肢,再怎麽掙紮也逃不開這
羞辱的姿態。小剛不只是貪圖自己的肉體,還想品嘗自己的羞恥和屈辱吧!絕不
肯增加這下流的男子的快感,媽媽咬緊牙關,打算作出無反應的態度。

但對小剛來說,媽媽那皺緊眉頭和緊咬牙關的表情,卻更能增加他的興奮,
粗大的龜頭,瞬間又更興奮地脈動了一下。單單是這樣子地玩弄,就足夠讓媽媽
羞恥得發瘋。自己貞潔的蜜洞竟然在夾緊一個毫不相識的小剛的粗大龜頭,雖然
還沒有被插入,媽媽已經被巨大的羞恥像發狂似地燃燒著。

「雖然討厭,可是很有感覺吧……阿姨……」

無恥地挑逗著媽媽微妙的矛盾,小剛粗壯的肉棒龜頭緊抵住媽媽緊窄的蜜洞
口示威似的跳動。雖然知道自己的拒絕只會增加小剛的快感,可是聽到自己被如
此下流地評論,媽媽還是忍不住微微扭頭否認。

「別害臊……想要就自己來啊,阿姨……」「啊……」媽媽低聲驚呼。小剛
雙腿用力,媽媽苗條的身體一下子被頂起,只有腳尖的五趾還勉強踩在地上,全
身的重量瞬間下落,媽媽緊窄的蜜洞立刻感覺到粗大龜頭的進迫,火熱的肉棒開
始擠入蜜洞。內心深處絕望地慘叫,媽媽陡然集中全身的力氣支撐兩腳的腳趾。

可是纖巧的腳趾根本無法支撐全身的體重,身體不由自主地想要下落,但立
刻被粗大的龜頭阻止,媽媽痙攣般地繃緊修長的雙腿。

「挺不住就不用硬扛了,阿姨……我知道你也很想要了……」

一邊品賞著媽媽要哭出來般的羞急,小剛一邊繼續上下亵弄著媽媽的禁地。

但是他狡猾地只用指尖輕撩乳尖和蜜洞的蓓蕾,既攻擊媽媽的愉悅之源,又
完全不給媽媽的身體借力的機會。敏感的神經被老練地調弄,媽媽全身都沒了力
氣。

膝蓋發軟,身體無力地下落,又立刻觸到火燒般的挺起。

「別咬牙了……都已經插進去這麽多了,阿姨……」

毫不停息地猥亵把玩媽媽最敏感的禁地,不給媽媽一絲喘息的機會,同時用
下流的淫語摧毀媽媽僅存的理性。小剛一邊恣意地體味著自己粗大的龜頭一絲絲
更深插入媽媽那宛如處女般緊窄的蜜洞的快感,一邊貪婪地死死盯著媽媽那火燙
绯紅的俏臉,品味著這矜持端莊的白領女郎貞操被一寸寸侵略時那讓男人迷醉的
羞恥屈辱的表情。

兩手拼命地想扶住廚台邊緣可毫無作用,清晰地感覺到粗大的龜頭已經完全
插擠入自己貞潔隱秘的蜜洞,火燙粗壯的壓迫感從下腹直逼喉頭。媽媽觸電般的
全身陡然僵直挺起,可怕的巨炮稍微退出。

「剛插進去就忍不住要動啦?阿姨……慢慢來,我會給你爽個夠的……」

火熱的腦海一片空白,已經沒有能力反駁小剛故意下流的曲解。媽媽全身的
力氣都集中在如芭蕾舞般掂立的腳尖上,勉力堅持的颀長秀腿已經開始微微顫抖。


粗大的龜頭撐滿在媽媽濕潤緊湊的蜜洞,不住地脈動鼓脹,小剛已下定決心,
要讓這矜持端莊的白領女郎自己將貞操的蜜洞獻出給朋友的兒子。

(「要挺不住了……老公,救救我……」)

內心深處絕望地哭泣,可纖巧的腳趾再也無力支持全身的重量,媽媽苗條的
身體終於落下。小剛的粗大龜頭立刻無恥地迎上,深深插入媽媽從未向愛人之外
的第二個男人開放的貞潔的蜜洞。純潔的嫩肉立刻無知地夾緊侵入者,媽媽強烈
地感覺到粗壯的火棒滿滿地撐開自己嬌小的身體。

「夾得好緊那,阿姨……當著兒子的面和男人幹,還是第一次吧……」

空白一片的腦海被提醒回羞恥的現實,媽媽像瀕死的美麗蝴蝶用最後一絲力
氣掙紮,可是徒勞的上挺變成屈辱地自己用蜜洞抽插肉棒,粗大龜頭的角摩擦蜜
洞內壁的敏感嫩肉,電擊火撩般的立刻沖擊全身「 .上面的小嘴還說不要……下
面的小嘴卻這麽緊地咬著男人……」不光是肉體,還要殘忍地蹂躏媽媽貞潔的心
靈,小剛的兩手突然放開媽媽的身體,形成兩人之間只有性器密接在一起的姿態。

全身的重量無處可放,媽媽高挑苗條的身材仿佛完全被貫穿挑起在小剛那根
粗壯堅挺的肉棒上。痙攣似的掙紮不能持久,維系全身重量的纖細腳趾像馬上就
要折斷。

(「不行了……小明,媽媽對不住你……」)大腿已經痙攣,媽媽緊繃的身
體終於崩潰地落下,窄嫩的蜜洞立刻被火棒深深刺入。「啊……不要啊……」內
心深處絕望地慘叫,媽媽崩潰的身體再也沒有力氣掙紮,無助的蜜洞屈辱地夾緊
粗魯的征服者。

(「無恥的色狼……終於被插入了……老公,原諒我吧……」)

屈辱羞恥的俏臉刹那間痙攣,陌生的淫具無情地徹底貫穿媽媽最後的貞操。

處女般緊窄的蜜洞完全被撐滿貫通,小腹內巨大的迫力直逼喉頭,氣也透不
過來的感覺,媽媽無意識地微微張嘴。性感微張的嬌嫩紅唇立刻被一支粗糙的手
指插入,小巧的舌頭也被粗魯地玩弄。媽媽已經僵滯的腦海朦胧地掠過,好像是
和老公一起看過的三級片裡,女主角也被這樣色情地蹂躏,上面和下面的小嘴一
起遭受男人粗暴地強奸。

貞潔的蜜洞現也正遭受猥亵的侮辱,可怕的淫具在嫩肉的緊夾下還強烈地脈
動。不只是比愛人的粗大,媽媽驚恐地發現,盡管自己柔嫩的子宮口已經被火熱
的龜頭頂住,可自己的臀還是沒有觸到小剛的小腹。

(「竟有那麽長嗎???……」)媽媽幾乎不敢相信這可怕的事實。

曲線玲珑的美妙肉體像被挑在陌生的淫具這唯一的支點上,媽媽無法維持身
體,可是肢體的輕微扭動都造成蜜洞裡強烈的摩擦。「扭得真騷啊!阿姨……表
面上還裝得像個處女……」無法忍受的巨大羞辱,媽媽拼命把小腹向前,徒勞地
想逃離貫穿自己的粗大火棒「別裝了,阿姨……別忘了,是你自己讓我插進去的
……」

戲辱夠了原本矜持的白領女郎,小剛這次不再放松,粗壯的身體沈重地壓了
上來,右手也緊箍上媽媽的纖細腰肢,挺漲的淫具開始發動可怕的攻擊。末日臨
頭般的巨大恐懼,媽媽蜷起腰意圖做最後的抵抗。但小剛的腕力制伏住媽媽苗條
的身體之後,就靠著張開著的大腿的力量,從媽媽身後試著要將粗大的肉棒押進
媽媽的秘道。

「不要!……」在被塞住的紅唇中發出抵抗的嗚咽。

媽媽拼命抓住廚台邊緣,修長的秀腿顫抖。而在那一瞬間,小剛的前端深深
插入了媽媽的體內。「哇……」媽媽恐懼得發青的臉,在刹那發生痙攣,豐滿嬌
挺的屁股,好像要被分成兩半似的。強烈的沖擊像要把媽媽嬌嫩的身體撕裂,灼
人的火燙直逼子宮深處。媽媽覺得自己正被從未嘗試過地撐開擴張。而且小剛雖
然看起來粗野,但至目前爲止還不曾動粗,至少可以從他插入時的動作看得出來。

深深插入媽媽體內的前端,緊接著又從正下方用慢速度開始前進。如果不這
樣做的話,自己的身體恐怕會被撐裂吧!媽媽下意識地感激著小剛的體貼,可立
刻又明了自己的處境,趕緊封殺自己這羞恥的想法。

但不管進入的時候是如何地慎重,陌生的粗大肉棒帶來的沖擊和壓倒感,仍
然無法抗拒地逐漸變大中,媽媽好像要窒息一般。到目前爲止,只和愛人有過性
交的經驗,而現在這個小剛的肉棒和自己的丈夫做比較的話,簡直就是拿大人的
和小孩作比較一樣。因此,媽媽的身體也配合著那未知的大而徐徐地張大著。那
裡不只是大而已,那種像鋼鐵一樣的硬度,像烙鐵一樣灼熱的東西,對媽媽來說
都是第一次。

從媽媽那小巧的鼻子中發出輕輕的喘息,她的四肢已經用吐血推荐模特摄影师盡了力量,已經放
棄了本能的抵抗能力。那是由於那凶器,那個生氣勃勃的肉棒,所帶來的威壓感
的作用吧。已經被小剛徹底占有了身體,如果搞不好,還可能會弄壞自己的身子
吧!

而已經插入媽媽體內的肉棒的體積,可以說是目前所經驗過的兩倍,即那肉
棒才只送到一半而已。而這其實並非全憑體內的感覺,更可怖的是,雖然媽媽身
體中已經充塞著漲滿的存在感了,但小剛的腰,居然仍然和媽媽有幾公分的距離,
媽媽的嬌挺臀峰和小剛的腰,則被一根堅挺的肉棒所串連著。那不僅僅是因爲小
剛的肉棒實在太長太大,還表示媽媽的身子仍必須受一番折騰。但自己的精神不
用說,就是肉體上也無法再承受了。

小剛似乎看得懂媽媽的心意,因此停止前進而開始抽出。媽媽放下心,而松
了口氣。「哇……」就在那瞬間,從媽媽的喉嚨深處放出了一聲悲嗚。剛剛抽出
的肉棒又馬上押入,然後又抽出……開始了規律性的抽送。

被強奸的話,當然對方一定會做這個動作;但由於那肉棒的沖擊性實在太大
了,媽媽簡直無法想像那粗大的長長肉棒,如何能在自己緊窄的體內進進出出。

(「居然在小明面前,被小剛強奸著……」)

四肢無力地癱軟,媽媽完全將力量放在屁股上,羞辱地忍耐著上下一起被強
奸的巨大恥辱。既然已經被強暴了,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早點滿足這個小剛的欲
望吧!

(再忍耐一點,就可以了……)被強暴的那種屈辱感和沖擊,就把它付諸流
水吧,盡量往好處光明面想想吧!媽媽如此地鼓舞自己。大概只要再過幾分鍾,
頂多五分鍾就可以了吧?不管怎麽苦,總有結束的時候吧!

媽媽的手腳皆很修長,又擁有纖細性感的腰肢。而那雪白的肌膚,配合典雅
的黑色套裙,簡直有一股逼人的豔麗。那條由胸部一直到屁股的玲珑曲線,就足
夠使男人喪失理智。

過去和丈夫作愛,每當從後面來的話,總是顯得相當快。正常時如果有五分
鍾的話,如果從後面來時,則通常只能有一半的時間。但媽媽從來就沒有特別覺
得不滿過,總是以爲和男人作愛,大概就是這麽回事。

但總是有例外。就像目前將肉棒深深插入媽媽體內的這個小剛,已經足足超
過五分鍾了,大概也過了十分鍾了吧!但小剛好像機械那樣準確地做著反覆的進
進出出,不緩也不急地,好像很有時間的樣子。已經足足地在媽媽那緊窄的蜜洞
裡,進進出出有十分鍾了!

「啊……啊……」理智不願意承認,可是身體深處已經開始逐漸火熱。媽媽
羞恥地發現,自己的身體竟在不自主地夾緊深深插入自己內部的粗挺肉棒。

那一直在她體內規則地進出的肉棒,又開始要朝更深的地方前進了。但並非
那種很猴急的樣子,而是以小幅度地準確地在前進。

(啊!……已經頂到子宮口了……大概進不去了吧……)

但連媽媽也覺得奇怪的是,她的身子居然逐漸地展開去迎接那肉棒。那前十
分鍾的規律性進出運動,就好像是爲此而做的熱身。受到粗硬肉棒更深入的沖擊
後,媽媽的身子輕飄飄地好像要飛起來。已經在她體內足足有十分鍾之久的陌生
肉棒,又再次努力不懈地要讓媽媽感覺到它那獨特的觸感。「喔……喔……嗯…

……「隨著那小幅度的運動,那肉棒又更爲深入體內,而媽媽喉嚨深處的悶
絕叫聲也愈叫愈壓抑不住。如果小剛一口氣刺穿的話,媽媽真恐懼自己會控制不
住地叫出來。

漸漸地,小剛的小腹也達到了接合處,媽媽的臀峰和小剛的腰已經接合在一
起了,密密地接合在一起,而媽媽也初次享受到子宮會叫的那種感覺。比起丈夫,
小剛更能讓媽媽體味到身體被最大地擴張和撐滿的充實感覺。即使不是這樣,這
個小剛也應該是第一個能讓媽媽的身體違背自己的理性,身體自己舒展開去迎接
的男人吧!

雖然不太想承認,但是唯一能夠直達子宮的,就只有小剛啊!除了剛開始時
的襲擊,從真正的插入開始,完全沒有用到暴力的手段。如果認真要說一定有暴
力的話,那大概就是正在自己緊窄的體內貫穿,正在肆無忌憚地進進出出的那支
粗挺的肉棒吧!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